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岳飞网爱国者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00|回复: 0

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中引用的宋词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3-31 00:4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刨去高科技手段带给人的惊喜和导演梅帅元给大家的震撼,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最让人感动的依然是宋词。

失去曲调的宋词,如同被抽去龙筋的龙王三太子,只能软趴趴地躺在尺牍书札里。而在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里,重新谱曲过后的宋词让人耳目一新,心头一荡。

而断层的悠悠岁月,随着琴曲悠扬,仿佛也被接上了。

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

《虞美人》 李煜

王国维说:“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,感慨遂深,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。”

从《浣溪沙·红日已高三丈透》里的骄奢淫逸,到《虞美人》里的故国之痛。南唐后主李煜深陷囹圄后终于开始悔恨当初。

那年她还笑春风,而今我已阶下囚!而这样深的感慨,只有皇帝变为阶下囚这样的跨度才能感受到。

小心眼的宋太宗鸠杀李煜,殊不知岁月轮回,报应不爽。后来南宋的遗民们都一致认为,宋徽宗一定是李煜转世投胎,来报这国仇家恨的。

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用《虞美人》作序,真真是恰当不过。大宋风云,就此开端。

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,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 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
《青玉案》 辛弃疾

能文能武是夸人全才的,而能文能武到极致,那是专指辛弃疾的。武到带领50人到万军丛中搞“斩首行动”。而这首《青玉案》即使和北宋婉约派大家晏殊和柳永相比,也毫不逊色。

在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里,上千盏花灯把辛弃疾笔下的上元灯会盛景重现人间。水中宝马香车,岸边灯海如星。大家闺秀、平民百姓,乃至宫门少女,都在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一起现身。

值得一提的是这首词的谱曲也很考究,悦耳欢快,朗朗上口,已经快成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的主题曲了。谢幕时放的就是这首,类似宋朝版的《难忘今宵》。

《蝶恋花》 苏轼

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。天涯何处无芳草。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。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

在中国古典文学史上,“诗”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而词这一种当时的新兴文体,其地位和小妾差不多。“诗言志,词言情”,这一规则一直被文人默默遵守。正式场合一般只题诗。倒是酒筵歌席,成为词发展的绝佳土壤。

李煜那种阶下囚要是敢写诗,赵光义分分钟就能让他“湿”了。而把词从小妾地位扶正的人,就是苏轼。在苏大官人手下,词才第一次“出得厅堂,下得厨房”。

每一个失恋的人都知道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,但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是苏轼写的。这首《蝶恋花》从郊游少年的视角,由近渐远地展开,极富层次感和色彩感。

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对此也是完全尊重原著的,近景和远景的舞台布置,让宋朝的春天也动感十足。绿衣的少女在秋千上看风景,我们在看台上看她。春天装饰了她的闺房,她装饰了我们的梦。

《雨霖铃》 柳永

“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!”

这首词是高中课本上的必背课文,不用多介绍。需要着重介绍的是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的编排,把北宋的爱情故事乾坤大挪移到现代,真真是感人肺腑。

虽然对舞蹈不是很懂,但是看着舞者乘舟而来,匆匆“相看泪眼”之后再乘舟分别,真真能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“多情自古伤离别”。高中时只懂“青梅竹马”,哪知“生离死别”。再想想“那些年我一直错过的女孩”,顿时泪流满面。

目测现场超过两成人看到这一章时掏纸巾。整天看韩剧的妹子们醒醒吧,这里的故事可以完爆某些肥皂剧十条街。

“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。锦幄初温,兽烟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低声问向谁行宿,城上已三更。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”

《少年游》 周邦彦

传说这首词是周邦彦在李师师和宋徽宗床下听床所作。而“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”,就是宋徽宗本人临走时说的。

如此看来,周邦彦绝对是中国花样作死的祖师爷。

在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里,宋徽宗和李师师在花船上饮酒作对,不亦乐乎。唯独少了一个躲在床下的周邦彦,真是有点可惜。周老爷子可是天下娱记的典范呢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”

《破阵子》 辛弃疾

这首词写得热血沸腾,可惜都是喝多了想象的。辛弃疾一辈子文韬武略,可惜“冯唐易老”,等到皇上想起来这位爷时,他已经68岁了。再然后,还没上任,就死了。

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把辛老爷子的梦想安给了穆桂英。诸位观众也跟着体验了一把“沙场秋点兵”。

一队队骑兵飞奔而过,端的是“马作的卢飞快”。这一章节,也告诉我们,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白马王子和唐僧,还有可能是穆桂英。

《满江红》 岳飞

“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。驾长车踏破,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”

“砰砰”两声炮响,把所有人都吓一跳。再一看,金军攻城了。原本一片繁华的宋都东京,如今却是“火光”冲天,杀声四起。

历史上,八十万禁军和百万居民保卫的开封,被十万金军围攻,然后一鼓而下。徽钦二帝被送到黑龙江坐井观天。反正大宋百姓最清楚,啥叫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。

《水调歌头》 苏轼

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因为王菲版《水调歌头》的缘故,第一次听《大宋·东京梦华》的《水调歌头》的童声版还有些不适应。不过多听几句后,就渐渐耳顺。

比歌要炫目的是高科技,一道时空隧道居然就这么从对面直直通了过来,要多拉风有多拉风。然后现代帅气小男仔邂逅宋朝美萌小妹妹,牵手又凹造型,最终还同船渡了。

总之呢,苏大官人的词在这个最后的章节不是主角,风头完全被盖啦。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岳飞 岳飞网 岳飞官网 岳飞爱国者论坛 岳飞思想研究会 ( 京ICP备12041371号-1  

GMT+8, 2018-10-22 09:29 , Processed in 0.81367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